日本近代智库雏形——满铁调查机关及其运行机制分析

暂未开放讨论



日本近代智库雏形——满铁调查机关及其运行机制分析

浏览下载总计

网页浏览 论文下载
495 2

日本近代智库雏形——满铁调查机关及其运行机制分析

作者发表的论文

很抱歉,没有检索到作者相关论文!

            数据来源:CSCD中国科学引文数据库

日本近代智库雏形——满铁调查机关及其运行机制分析

黄雯越1,2 莫晓霞1

1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 北京 100190

2中国科学院大学 北京 100049

摘要:[目的/意义]解析南满洲铁道株氏会社调查机关业务及运行机制,讨论其智囊机构发展模式,揭示日本早期智库发展模式中的军国主义思想。[方法/过程]运用案例分析法及文献调查法,梳理南满洲铁道株氏会社重要调查机关的发展模式,论述其关键机构运行体制及组织特点,通过评价其调查报告,阐释其调查机关的警示与参考。[结果/结论]南满洲铁道株氏会社调查机关作为政府及军方推行殖民及侵略政策的工具,拥有独立信息源,运用网状情报结构进行驻地文献搜集及田野调查,汇集专业分析人员,通过科学方法完成辅助决策,其半官半民的业务模块具有一定参考价值。

关键词满铁;调查机关;智库;国策会社;半官半民;殖民

分类号C931.5

基金项目本文系中国科学院知识创新工程青年人才领域前沿项目之“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特藏文献典藏史研究”项目(项目编号:馆1612)研究成果之一。

作者简介:黄雯越(ORCID:0000-0001-7534-5917),博士研究生,E-mail:Huangwenyue@mail.las.ac.cn;莫晓霞(ORCID: 0000-0001-9753-8509)馆员,硕士。

 

收稿日期:2017-02-02 发表日期:2017-07-11 本文责任编辑:徐健

 

##正文##

1 研究背景

日本国会1973年通过《综合研究开发机构法》前,智库的雏形已悄然形成,1907年在大连成立的南满洲铁道株氏会社(以下简称“满铁”)即是日本侵略中国的国策参考及推行机构。满铁是日俄战争后,日本得到原俄国“东清铁路”沿线利益[1],在其“经营满洲”[2]的国策背景下成立的。公司成立伊始,首任总裁后藤新平根据在台湾多年的殖民经验,设立调查课,与铁道课、地方课并行。满铁调查机关负责资料情报的搜集、统计、整理、通报、保管及调查结果的发表,并形成对特定问题的相关研究和形成报告[3],体现了智库功能。

日本学者小林英夫首先以“think tank”(智库、智囊团)定义满铁调查部,《满铁调查部——智库元祖的诞生与崩坏》[4]一书,从历史的视角考察满铁调查部在日本实践大陆政策的国策中所起的作用;日本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re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CSIS)[5]的报告,讨论了满铁作为情报机构的一些基本特点;吴寄南认为“满铁调查部,堪称当今日本智库的祖师爷”[6],李建军[7]、朱猛[8]、刁榴[9]等均认可这一观点。

经年来,历史学界对满铁调查部的活动研究较多,然多限于史学领域,对于满铁作为知识密集型集团在情报搜集、情报加工及产出方式的理解尚待深入;此外,智库研究者限于材料缺乏,也未能完整阐述满铁的组织运行特质。本文旨在梳理满铁作为侵略国智囊机构的发展概况、论述关键调查机构运行状况、分析其调查报告形成过程及作为半官半民智库之利弊,以期为合理认识日本近现代半官半民智库模式提供警醒作用。

2 满铁调查机构体制

满铁调查部是满铁众多调查机关最为关键的组织机构,其名称及规模几经变迁,就满铁本社调查机构而言,先后成立的国策调查部门名称包括调查部(1907年)、调查课(1908年)、经济调查会(1932年)、产业部(1936年)、调查部(1938年),调查局(1943年),但其机构职能始终不变。

2.1 半官半民的业务体制

满铁成立之初,定性为半官半民的国策会社[10],该性质影响到运行及调查实施的诸多方面。

会社业务由总裁负责,总裁的敕裁经政府之命[10],直接受政府监督。资金来源为双渠道,政府及民间共同出资。其成立之初资本金为政府负担一半,其余一半通过株氏发放认购,公司的盈利可对株氏持有人进行分红。

在半官半民的会社性质下,满铁的调查机构进行了业务分层,其一是作为国策机关,负责一般经济调查及自然科学与技术实验研究;其二是作为铁路运营公司,进行公司业务的相关调查。以一般经济调查及自然科学与技术试验研究名义下的活动,实则为情报的窃取与战略资源的掠夺。1935年,满铁负责实施的具体调查业务及部门设置分配如表1所示:

 

表1 满铁调查机关性质及主要业务

性质

名称

业 务

部门设置

(国策实施)

一般经济调查机关

以业务参考为主要目的进行调查,包括:“满洲”、中国、苏联地域法律、政治、经济、产业、交通、财政、金融等各式调查研究;推行国策基础事业

调查部/课

自然科学与技术试验研究机关

地质、矿产及其他应用性调查研究;农业相关问题的调查、实验;铁道技术试验

中央实验所

地方部及产业部

(公司业务)

会社业务相关调查机关

各所业务参考调查;部门所经营业务的实际调查、统计

经理部/地方部内庶务课调查系

 

早期满铁调查部的成立着眼于对俄策略调查研究,包括“满洲”、中国、苏联地域政治、经济、产业等各种形式的调查,刺探地志及社会情貌;后侧重点转为为建设伪满洲国而实施的经济及资源调查,辅助制定及推行对华殖民侵略计划;在分离华北、制定对东南亚侵略计划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其调查的范围不仅包括中国、印度及整个亚洲地区,更包含对英美及欧洲各国的研究及分析。

除满铁调查部外,满铁业务部门内设置调查机关,配合国策调查的现象也十分普遍。满铁把制作、提供公司业务参考资料的一切业务都称为调查;把担当全部或一部分这样业务的机关全都看成是调查机关[11]

2.2 调查机关业务人员

满铁采用定员制,在职的工作人员为终身制。会社成员有固定培养渠道,多从铁道教习所、育成学校中选拔优秀人员,大多具备专业背景。此外,也包含嘱托(为调查配合人员,包含业务联络人员、专家以及日本浪人)及雇员,即编制外成员。进入满铁调查部的会社成员多为适应调查业务的专业人员,能熟练掌握中、英、俄、德、法、西、葡语中3者的人员不在少数,正如伊藤律所言“他们有着研究的才能”。

1932年,会社员工共32 705人,其中研究人员占3.69%[3],达1 200余人;至1938年,仅满铁调查部工作人员即有2 052人[2],组成日本早期的智囊团。

2.3 调查报告服务对象

在满铁存在的1907-1945年间,产出了涵盖农、林、矿业、交通、金融、政治、法制、殖民、社会、劳动、地理、历史、文化、自然科学等诸类的调查报告,战后留存的满铁调查报告有8万余份[13],其中满铁调查部报告6 200余份[1],在日本分析战时形势、制定对华及远东政策起到直接作用。满铁调查报告的提供对象也因会社性质分为3个方面:

2.3.1 政府国策

满铁着眼于铁道经营的盈利与满洲殖民化的国策追求[14]进行调查[4],在资料提供及研究基础上为日本当局决策提供参考依据,满铁承担着特殊使命[15]。为国家开展调查是满铁调查机关的第一特质,作为服务于日本“经营满洲”、构建“大东亚共荣圈”基本国策的满铁,是这两项政策的直接推行机构。

2.3.2 关东军需求

满铁的调查业务与军方直接相关,公司成立之初,即有关东局司令官为会社业务在军事相关方面提供必要指示[2]的规定,关东军司令部参谋第二课(情报)及陆军参谋第二部第五课都是满铁调查部的业务对口单位[2]。事实上,在满铁经济调查局改组为大调查部后,直接受命于军方的调查占据调查总量的多数。受军国主义影响,调查报告是为了配合侵略中国的军方开展的,性质恶劣。

2.3.3 商业用途

满铁经营范围庞大,在铁道、炭矿、港湾、商事领域业务部门均设调查机关,一方面将中国作为原料进口与商品输出殖民地,另一方面承担情报搜集的使命。例如如满铁在抚顺的机关,除负责炭矿业务之外,还进行伪满洲国劳工调查,是为国策性质调查。这些业务机关作为调查报告的源头,信息来源准确,且具有一定的隐蔽性。

3 调查机关运行机制分析

满铁发展的38年间,在侵华进程中形成较为成熟的情报搜集及发布体系,半官半民的经营模式也保留到战后日本企业的经营模式中。满铁调查机关的运作方式在业务功能上促进了日本近代企业情报部门的完善,也对日本现代智库模式产生影响。日本现代智库野村综合研究所与满铁调查部调查理念相似,其前身为野村证券调查部,后发展为日本首家民间智库。

围绕调查报告的撰写与研究,满铁调查机关的运行机制主要包括情报搜集、信息提取及统计、调查报告撰写、分析及审计发布4部分,每部分均紧密围绕参考资料保存、国策计划制定及国策实施。

3.1 满铁情报搜集特征

1907年9月,满铁东京支社成立东亚经济调查会(总裁直属,1910年改称为东亚经济调查局),主要负责东亚经济相关材料搜集、调查并形成各种报告[16]。东亚经济调查局的设立取范欧洲德墺银行之调查局,与日本所有官厅、学校、图书馆、银行、公司,凡有调查机关者,悉行联合,互相利用资料[17]。至1923年,满铁调查部门将调查事项扩大,增加铁路、交通和一般情报事项”[16]。同年4月,松冈洋右任理事时主管涉外和情报业务,在调查课中特别设立了情报系[18],1927年在满铁内出现了情报课[19],直接受命于社长室管辖。

3.1.1 网状的情报分布点

满铁以大连为中心,在东京、朝鲜、“满洲”、天津、北京、上海、纽约、巴黎等重要城市支社内部设置情报点。支社及地方事务部的设立是出于地缘层面的考虑,一方面便于会社业务交流,另一方面更便于当地情报的获取、加工与联络;各地支社的设立为后期田野调查的开展、驻地文献及情报的及时获取提供了很大便利,所编织的情报网信息来源精确且及时。详情如表2所示:

 

表2 1935年满铁情报机关[16]

各所名称

系/班名

掌管事项

情报产品

总务部资料课

情报系

情报的搜集及发表

《情报日报》(秘)《经济情报周刊》(秘)《交通旬刊》(秘)《政治半月刊》(秘)

东京支社庶务课

资料系

一般调查、情报资料的搜集、图书的整理保管

《满洲关系会社株式调查》(月)

天津事务所庶务课

资料系

华北情报的搜集与通报

 

北平事务所(天津属)

资料系

华北情报的搜集与通报

 

上海事务所

情报系

中南支一般经济情报

 

抚顺炭矿庶务课

文书系

一般情报事务

 

 

劳动系特务班

劳动情报的搜集

 

北鲜铁道管理局庶务课

文书系

一般情报事务

 

郑家屯事务所

 

一般情报事务

《郑家屯一般经济月报》(秘)《白城子》(秘)

纽约事务所

 

一般情报事务

 

巴黎事务所

 

一般情报事务

 

各地方事务所

涉外系及庶务系

情报搜集及通报

 

社线主要驿

 

情报搜集及通报

 

铁路总局总务处文书课

资料系

情报搜集及通报

《情报日报》(秘)

各铁路局总务处资料课

情报股

情报事务

 

铁道建设局庶务课

庶务系

匪贼情报

 

 

3.1.2 广泛而确切的信息源

从机关设置看,情报点多设置在分社资料系、庶务系及情报系;主要负责实地文献攫取及田野实地调查,而在实际操作中,满铁利用雇员及嘱托从事间谍活动,窃取商业及政治军事情报。1935年,调查机关编组人员根据事务所不同业务及课系需求,每组情报人员以4-12人不等,含嘱托及雇员在内则为6-30人[16],满铁调查报告信息来源是广泛而相对准确的,保障了国策调查信息源的独特性与准确性,在侵华进程中的罪恶难以估量。

3.2 多层次信息提取工作

满铁以系统的方法进行信息的搜集及提取,通过开源信息搜集、人际情报搜集配合文献调研及实地调查揭示隐秘信息。面对情报性质及需求不同,主要通过以下途径获取多层的信息:

3.2.1 编译

满铁对固有信息,即长时间内变动较少的情报资料,以经典著作编译为主。满铁调查部成立初期调用大量人员进行文献的翻译工作,直接获取地志、交通、文化、政治及一般经济政策等特征。调查部成员精通多国语言,通过对经典著作的翻译获取广泛的基础资料,用于调查报告的撰写。

3.2.2 开源情报获取

满铁通过报纸、广播等公开媒介获取开源情报。此方法主要用于纽约、巴黎事务所的情报搜集整理工作。此时日本在欧美国家外交权限受限,情报窃取活动约束较多,经济、政治等战时变更情报资料大多通过公开媒介获得,以剪报的形式汇编成初级产品。

3.2.3 实地调查

1910-1930年间,日本调查机构吸取欧美各国的调查方法进行了科学调查[20],满铁调查部也鼓励穿草鞋的“踏查”,即进行较大规模实地田野调查,实则为殖民及军用目的。“社会踏查”是英文social survey的翻译[20],在实际操作中更偏重问卷形式的调查,如统计调查、舆论调查、市场调查及研究机关基于研究的调查等。满铁通过“踏查”的方式深入经济、社会领域,获取到中国农村、城市及社会习俗方面的一手资料,为其客观认识中国,制定侵略及武力占领中国方针起到关键作用。以1935年满铁天津事务所情报机构的业务为例,包含“北支经济相关情报的调查”[16],调查项目有河北省税务、华北币制改革与原绥远省矿产资源等。满铁的“踏查”活动,也是日本侵略国策下,对中国领土主权的践踏。

高校及科研机构教授、学生参与田野调查设计:包括东京大学、铁路教习所在内的日本高校及伪政府高校研究室的教授及学生参与文献的选择与设计调查,成为满铁调查报告所谓“学术性”的来源,高校教研室的参与是学院与殖民理论在中国结合并进行实地应用的产物。

3.3 调查报告产生机制

满铁调查的目的是“提供公司一切业务直接、间接的参考资料”[16],即为国策业务及公司经营撰写《满铁调查报告》。在先期情报搜集的基础上,报告的撰写采用了系统的整理及揭示方法。

3.3.1 报告撰写人员

满铁调查报告数量庞大,内容质量参差不齐。对于国策的调查也限于环境、人员及方法等问题,有所区分,从对报告初步整理的角度,笔者将应用层次大致分为三类:

(1)基础报告,主要由学生及雇员完成。学院或是雇佣人员根据专家预先拟定的调查表格进行实地调查,获取一手文献。在农村调查中,主要通过分发农家账簿、根据设计的问题对农家进行问询、如实记录;在商业调查中,收集基础数据及资料,以便后期的统计。基础报告的数量占满铁调查报告总量比重较大。

(2)命题性质的研究报告,主要由经验丰富的满铁调查人员组织撰写。根据设定的调查课题,机构人员需对原始数据进行审查,核查调查数据及相关情况的真实性,同时根据业务需求,对相关文献资料进行汇总与研究。此过程中主要应用情报学及统计学的方法,还包括调查人员的经验。此类报告有丰富的文献及数据支撑,如《北支那农业与经济》[21] 是基于华北农村调查的华北研究报告,使用了基础调查报告180余种,调用参考书目200余篇。此类调查报告专业性较强,在实际问题中参考意义较大。

(3)参与决策的调查报告,主要由专家级调查部负责人撰写。在先期走访调查及资料汇编的基础上,有关专题负责人员及部门根据关东军指示和综合先期研究成果,结合相关国策,撰写专题报告,多以小册子形式呈现,含秘、极密、特秘级别,以供军方及政府参考。此类报告直接呈交政府及军方人员,或直接由政府及军方介入,如1942年,日本陆军21军参谋长田中久一任满铁华北调查部部长,与政府及军方意志贴合紧密是满铁调查报告不断发展的趋势。

3.3.2 报告编纂步骤

调查报告的撰写完成后,中间需经过审查、辑录及联络等工作,才可发布或留以备份、存档,具体工作情况整理如下:

(1)审查:审查内容,决定通报的先后,通报紧急事务则采取电话通报方法;

(2)辑录:除去极密文件外,摘记内容概要、紧要文件进行定期刊行;

(3)保管:调查资料可外借;

(4)联络:政治班与军方、警察等机关关系联络;经济班与银行公司等联络[3]

由于涉及业务复杂,调查机关中设有庶务班负责报告的收发、印刷、配置、整理工作,职责较大。若涉及紧急及机密的报告,则可直接联络上级,班长由受过训练的专业人员担当。

流畅的审查、编辑、联络工作流程,保障了调查报告的准确性和可利用性;对于报告的辑录,摘记主要内容进行汇编,使报告可获取与再利用,促进资料的使用与深加工。

3.3.3 报告宣传

满铁调查部门在实际操作中也有宣传职责,顺畅的通报宣传通道也提高了满铁组织及报告的利用效率。

1936年,满铁的情报部门合并在负责宣传的弘报课下,受命于总裁室[12],工作性质没有过多变更,而与总裁室直属联系使得调查任务传达更为迅速,利用弘报课的便利也使得调查通报及宣传方面更为便捷,加之受关东局在情报传送通道上给予的保障与便利,使得满铁的情报传播速度加快,特别是对劳动、移民、殖民调查及矿业、农业等实地调查方面,对我国资源的通报及破坏作用是极大的。

3.4 报告参与决策情况

通过考察满铁组织机构,可知满铁在20世纪前期已有组织较大规模的资料及撰写辅助决策报告的研究能力,在通过开源资源获取情报来源、利用人情情报获取关键信息、对信号情报进行判断、对调查资料进行数量和质量分析后获得的目标特征、利用方法论对材料进行组织及分析以为日本政府及军方做出决策参考方面,都具有较高水平的组织能力,且在宣传及政治活跃度方面都有突出表现。

然而受政府及军队的介入,满铁国策报告的“客观性”受到限制。调查部的方针和业务计划必须得到军方认可,重要的调查项目和经费预算也需要由军方首肯[13]。经费及政治势力的介入,使满铁报告打上日本军国主义烙印。调查报告上报后,常被(军方)要求一再修改[23],战后满铁调查人员回忆:尽管大多数是以国策为契机进行调查研究的,也有摆脱这种制约,致力于符合实际的真正的调查研究,从而获得宝贵的调查报告[23],但在军方的介入下,客观性的功能发挥结果让人遗憾。另一方面,在满铁报告的实际应用层面,满铁调查部除了秉承军部旨意进行了具体的政策计划起草工作,与政策的制定和实施并无关系[13],官僚意志强烈,还影响到研究的开展。

4 满铁调查机构参与决策之警示

满铁调查机关实质为日本侵华国策中的辅助及推行环节。因为时局情势所需,满铁建立半官半民的智囊机构有其时代必然性。以官体民用的方式在中国设置侵略机构,是日本在中国扩展政治、军事及经济利益的筹码。以满铁调查部为例的半官半民的业务模式,也为此类型的智囊机构的发展提供借鉴与警示:

4.1 半官半民业务模式之相对优势

4.1.1 资金来源充沛

从对满铁调查报告利用情况来看,这种半官半民的形制,可以保证资金来源的充足。政府在满铁建立之初投入较大,加之它在中国剥削、掠夺资源并进行的投资盈利,战败时满铁资金达26.7亿美元[2],充足的资金在开展调查研究项目中起着保障作用,满铁调查搜集的先期数据较为准确。

4.1.2 信息源丰富充足,调查渠道通畅

日本政府及军方为满铁调查提供支持和发布平台,使得其调查报告系统更为完整,上报渠道通畅。满铁的调查部直接受命于总裁室,调查过程有政府和军方为其调查提供便利,调查及资料搜集相对准确可靠,专题报告直接呈交日本官方,发布效率高。

4.1.3 相对客观性

有民间资本及实际业务人员参与,调查过程及结果相对专业及客观。满铁调查机构的材料搜集、组织由受过训练的专业人员完成,另有驻地文献采集及田野调查,情报形式与局势结合更加紧密,信息源也更接近核心,满铁调查报告数据及分析方法相对专业。

4.1.4 灵活及隐秘性

官体民用使得满铁业务功能更加灵活,在侵华进程中具有隐秘性。满铁在东北地区活动,据当时人形容:日本经营满蒙于今二十年矣,吾人仅知其为侵略政策,而不知其侵略之实迹何存。犹大盗已踰垣入室……主人熟视无睹[17]。利用商业经营及科学活动辅助国策实施,满铁的设置,是日本在中国侵略殖民国策实施的典型案例。限于领事权限,以民间会社名义进行的经济及调查活动亦可规避官方外交摩擦。

4.2 半官半民业务模式之弊端

同样,作为双刃剑的另一端,以满铁为例的半官半民的调查业务机构存在不可避免的弊端。

4.2.1 报告立场有别,水平有所不同

满铁机构庞大,人员身份复杂,有右翼、日本共产党、浪人及专家学者,报告的水平和立场主张都有所不同。从政府接受报告的角度,直接用于决策风险较大。如在日本实行“大东亚荣圈”国策期间,共产党员中西功所做的《中国抗战力调查》水平很高,客观指出日本对中国的侵略战争难以胜利,与当局意志相悖。

4.2.2 官僚意志风险

政府及军方资本介入过多,压制研究自由。满铁以军方命题开展的调查自主发挥度较低,特别是后期关东军及日本政府嵌入满铁调查部,组成乙、丙嘱托班,言论不自由。军国主义势力对侵华、鼓势言论需求高涨,埋没满铁调查机关对对客观形势的判定,也使得日本智库的功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并未发挥正向作用,促其认清客观现实,而最终走向军国主义毁灭之路。

4.3 满铁调查业务之警示与参考

伴随日本战败,满铁随之瓦解,打着20世纪初期日本政治、军事侵略烙印的满铁调查报告,也为今天智库的组织模式及报告撰写敲起警钟。重新审视满铁调查部的发展,在培养专业调查人员、改进情报分析方法、提高情报源精准度搜集及机构运行效率方面,满铁相关业务模块可提供相对参考。

4.3.1 设置调查部门,躬身实际调查

满铁调查部门的设置是广泛的,调查亦具有层次性。搜集到的一手信息除决策利用外可重复使用,为多层次的报告提供基础数据。调查这一传统在满铁之后的日本公司业务经营中也得到集成与发展。民间重要智库野村综合研究所发展亦始于野村证券内部调查部,后成为独立战略咨询机构。

从满铁调查部的业务模块看,调查机关在重要地区设置调查点,建立广泛的情报网,保证了资料的准确和时效。同时在会社内部,集成精炼的组织及业务人员,进行一手文献的采集及汇总,从而使调查数据的整理和使用集中且具有针对性。有网有纲的情报网络在信息采集、数据调动方面更为灵活,也在一定程度上为官方的决策提供了相对客观的意见及建议。

4.3.2 多层次的合作业务模式

满铁的调查报告撰写机构与高校教研室及领域专家开展合作,通过教研室嵌入调查环节,使得满铁调查报告在同时代的数据采集中完成度较高。同时,满铁在会社编制人员外聘请专家、嘱托,开展调研究工作。数据组织在会社内部进行,在一定程度上具有保密性,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人力资源相对缺乏的时期,这一体制在调动人力方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同时,满铁建立了紧密的关系网,运用相互便利条件进行勾结,不仅连接成紧密的情报网络,在信息采集方面拥有极大的便利,掠夺我国资源,而且可同时分享利益,推行殖民地化政策,实践日本国策。

4.3.3 健康的政治导向与相对自主的报告环境

满铁作为对华侵略的国策机构,调查部虽承载智囊功能,却依赖于政府及关东军,军方强烈意志的介入使得智囊功能服务于军国主义扩张政策,而其自身也由于1945年日本战败而解体。通过日本智库发展模式与欧美国家的比对研究可以发现,自主健康的智库环境是日本在官僚资本介入下发展中相对缺失的。从满铁发展的案例来看,相对自主的报告环境对建设健康智库是有益的。

在总结满铁的业务模块时,需客观认识其侵略本质、警惕军国主义殖民思想,同时可适当参考满铁业务模式,合理设置调查研究部门、躬身于调查一线、正确认识半官半民的智库形态,在具体实践过程中找寻建设的平衡点。

参考文献

[1] 外務省條約局. 日支間竝支那ニ關スル日本及他國間ノ條約[M]. 東京: 外務省條約局, 1923.

[2] 草柳大藏. 满铁调查部内幕[M]. 刘耀武, 译. 哈尔滨: 黑龙江人民出版社, 1982.

[3] 南滿洲鐵道株氏會社總務部資料課. 昭和十年度滿鐵調查機關要覽[M]. 大連: 南滿洲鐵道株氏會社, 1936.

[4] 小林英夫. 満鉄調査部——「元祖シンクタンク」の誕生と崩壊[M]. 東京: 平凡社, 2005.

[5] MARUYA A. The South Manchuria Railway Company as an intelligence organization [R/OL]. [2017-06-04]. https://www.csis.org/analysis/south-manchuria-railway-company-intelligence-organization.

[6] 吴寄南. 浅析智库在日本外交决策中的作用[J]. 日本学刊, 2008(3): 16-28.

[7] 李建军. 世界各国智库研究[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10.

[8] 朱猛. 日本智库的运作机制——以日本国籍问题研究所为例[D]. 北京: 外交学院, 2015.

[9] 刁榴, 张青松. 日本智库的发展现状及问题[J]. 国外社会科学, 2013(3): 79-88.

[10] 南滿洲鐵道株氏會社. 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三十年略史[M]. 大連: 南滿洲鐵道株氏會社, 1937.

[11] 苏崇民. 满铁史[M]. 北京: 中华书局, 1990.

[12] 井村哲郎. 満鉄調査部―関係者の証言[M]. 東京: アジア経済研究所, 1996.

[13] 罗琳. 中科院图书馆与日本在华“文化侵略机构”[C]//淡江大学中文系. 昌彼得教授八秩晋五寿庆论文集. 台北: 学生书局, 2005: 261-276.

[14] 安藤彦太郎. 満鉄――日本帝国主義と中国[M]. 東京: 御茶の水書房, 1965.

[15] 国策調查機關問題に就て[R]. 大連: 南満洲鉄道株式会社, 1942.

[16] 南滿洲鐵道株氏會社總務部資料課. 昭和十一年度滿鐵調查機關要覽[M]. 大連: 南滿洲鐵道株氏會社, 1937.

[17] 祁仍奚. 满铁问题[M]. 上海: 商务印书馆, 1929.

[18] 刘延华. 中国科学院图书馆藏满铁调查报告研究——以大连文献为例[D]. 北京: 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 2006.

[19] 解学诗. 隔世遗思——评满铁调查部[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03.

[20] 解学诗, 苏崇民. 满铁调查部满铁档案资料汇编:第十四卷[M]. 北京: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1.

[21] 川合隆男. 近代日本における社会調查の的軌跡[M]. 東京: 恆星社厚生閣, 2004.

[22] 南滿洲鐵道株氏會社. 北支那の農業と經濟下卷[M]. 大連: 日本評論社, 1942.

作者贡献说明:

黄雯越:资料收集,论文撰写;

莫晓霞:论文修改。

 

An Analysis of Modern Japanese Think Tank Prototype——SMR Investigation Organization and Its Operation Mechanism

Huang Wenyue1,2 Mo Xiaoxia1

1. Library of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Beijing 100190

2. University of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Beijing 100049

Abstract: [Purpose/significance] Through an analysis of SMR investigatory apparatus business and its operation mechanism, this paper discusses the development model of the investigation organ, the South Manchuria Railway think tank, and reveals the militarism influence on the early Japanese think tank development. [Method/process] This paper combed the SMR’s important survey agencies development pattern by the case study and literature survey and also discussed the key mechanism of operation system and organization characteristics. The evaluation of reports directed by the SMR provided references. [Result/conclusion] The SMR, as a colonial and aggressive policy tool, its surveys were done for the government and military authorities. With independent sources of information, the use of network intelligence structure and the combination of resident literature collection with field investigation, the collection of professional analysis personnel, the SMR investigation organization completes the decision-making through the scientific method and has reference value.

Keywords: the South Manchuria Railway Company; investigation organization; think tank; national policy agency; semi-official; colonization

引用格式:黄雯越, 莫晓霞. 日本近代智库雏形——满铁调查机关及其运行机制分析[J/OL]. 知识管理论坛, 2017, 2(4): 265-273[引用日期]. http://www.kmf.ac.cn/p/1/141/.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下载